Sweet Nothing.

【谁】昏豆

-严重ooc,金Samuel第一人称视角。
-主昏豆,BE,虐豆。几句话onepunch,昏罐,罐虎,鸡柳。
-是根据廖俊涛《谁》的歌词脑补的
-请勿上升真人。把朴大佬写这么渣都是我的锅T T





01
-并没要求有谁能体会
-更别善做慈悲
-同情才不会给我安慰
-反而让我流泪


成长是一个人的事情。
没有人是会一直陪伴你的,都只是过客,注定是要离开的。
这是我在开始练习生生涯之后所学到的第一条刻骨铭心的人生真理。
svt的哥哥们,还有,郑帝元。
只有真实地经历过离别的人才会懂,被抛弃的感觉。
国民producer会随时pick别人,早就应该习惯的,为什么还是伤心呢?

朴志训眨着好看的桃花眼,认真注视着我说他也懂那种感受的时候,我在心里觉得很不屑。
像这种受欢迎的类型,大概是不会被拒绝被抛弃的。
那说什么懂不懂呢?别不是同情我吧。
我不需要同情。我有很好的防御壳,不要可怜我。

为什么要突然抱我?
为什么要在我耳边说会一直陪我?
为什么这个拥抱这么温暖这么漫长?
我的壳好像快要融化了。
嘴角划过的液体是什么,咸咸的,是眼泪吗?
说“ 一直”这样的话,难道是可以相信的吗?




02
-走得越近心越像刺猬
-从未卸下防备
-不如早就把我向外推
-彻底粉碎


那一次之后,我和朴志训的关系变得很奇怪。
好像是亲密了,因为在同组,有的时候练习累了朴志训会凑过来靠着我一起休息。
也会偷偷把零食藏在奇形怪状的私服的口袋里分给我。
在镜头前表现出我们关系很好的样子。
我没有办法反感。
因为我说过了,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被拒绝的。
选center的时候他推荐了我。很感谢。


God.
他吻了我。
票数很低我本来不是很难过的。
但他却说,不要把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会憋坏的。
这句话,郑帝元那个坏家伙曾经也对我说过。
没忍住,眼睛湿了一下。然后,他就吻了我的眼睛。

老实说,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
明明这是一个生存向节目吧,搞得这么温情干嘛。我们明明还是竞争对手。
我其实知道,他喜欢的不是我,是赖冠霖。
那种眼神,我太熟悉了。
以前punch就是这么看着one的,直到one走了。
所以,为什么要靠近我呢?
不要再走过来了。

我发现我的防御系统失效了。




03
-在你眼中我是谁
-你想我代替谁
-彼此交换喜悲
-爱的多的人总先掉眼泪


直到35进20排名发表的时候,我才知道朴志训为什么会看上我。
我本来以为,我和赖冠霖有很多不同。
比如我是美韩混血,赖冠霖是典型的东方面孔。
我是舞蹈担当,他是酷盖rapper。
但朴志训不看皮相看骨相。

我们其实很像的。
年龄相仿,都算是外国人来到异乡。
都是拧着一股劲不肯低头认输的人。
赖冠霖在名次公布时说着什么不会伤心的鬼话。
所以我终于明白朴志训为什么选中我。
做他的代替品。

那天晚上朴志训很惊慌的样子,拎着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几听啤酒来找我。
我说我还未成年,你不也未成年吗?
他说喝一点没事的。
我们喝得差不多了,他哭着说没法想象如果今天赖冠霖没有进前20会怎样。
他说他很喜欢赖冠霖,但是从未和他分到一组过,并不知道他喜欢谁。
第一次舞台他给姜东昊递麦的那天,他一夜没睡。
他和柳善皓一起跳trouble maker也让他很不安。
他醉了,抱着我嘴里喊的是冠霖。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好把剩下的酒全喝完。

酒真的不好喝,很苦涩。
喝完之后还会从眼睛里流出去。
怪不得,在食堂姜东昊递给赖冠霖一杯度数很低的果酒饮料的时候被看似刚巧经过的朴志训抢走喝光。
朴志训,不是说未成年喝一点也没事的吗?

我现在确信他在骗我。
从头到尾。


我却是心甘情愿被骗的。




04
-在我眼中你是谁
-霸占被爱的滋味
-拥抱让你好累
-爱的多的人总先变虚伪

被骗是因为,我觉得朴志训跟郑帝元也是很像的。
都拥有优越的外貌,让人毫无怨言地跳入陷阱。
可爱或者温柔的外貌之下,一个是几乎全能的实力派,一个是强悍的rapper。
都让我安心的呆在陷阱里,等待美梦的破碎。

最终夜。
我没能出道。
看到朴志训顺利跻身之后第一个跑去跟赖冠霖拥抱,还用力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我想他真是疯了,在这么多镜头面前,竟然敢这样做。
他疯了,那我大概是死了。

后台是我们最后见面的地方。
我去跟他告别,带有一点私心地圈住了他的脖子。
他只是轻轻扶住我的腰,对我说他们在一起了,还让我以后也要加油。
我竟然能笑得出来。
我说,祝你们幸福。
笑着说的。

跟他告别之后,我快步走向出口。
初夏晚上凉爽的风拂过来,却吹不干脸上的泪痕。
一头驯鹿爱上了一个猎人。
这是一个注定悲伤的故事。


-爱总让我掉虚伪的眼泪。



-fin-



评论(1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