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Nothing.

猎[一辆小破车]


-ooc超级超级严重
-新手司机上路 请系好安全带
-从心里祝福豆丁和击昏俩人以后都发光闪耀 在舞台上相见❤️



心情不好想写一个黑化的豆

最终夜。出道的十一人中并没有Samuel。
最让他难过的并不是这件事。
而是亲眼看见朴志训在上面的座位上主动把赖冠霖揽过去亲了一下侧脸。又搂着裴珍映的腰,手都无意识地滑到臀部了。
Samuel心口绞着疼,仿佛饮了一口烧刀子,五脏六腑全都在烈火中煎熬。
你已经站在顶峰,但我还在谷底。
等到终于快结束的时候,朴志训终于过来和他拥抱,三秒,分开,和普通朋友一样疏离。Samuel忍着心中的疼痛,咬着嘴唇,脸上挂着用十二分力气维持的笑容,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的眼里,只有我一个。

两年后。wanna one组合已经解散一年。朴志训回到自己本来的公司,做正式出道前的准备。经纪人通知他,今晚有一个酒会,会有很多正当红的艺人,需要参加一下拓宽人脉,为以后铺路。
是夜,朴志训准时来到某酒店的顶楼参加酒会。觥筹交错间,多喝了几杯的朴志训端着已经空了的酒杯,走向放着鸡尾酒的长桌。他刚要伸手去拿新的一杯酒,却有另一人和他手碰到了一起。朴志训抬眼一看,淡紫灰色的头发,十字架的项链,深邃的眼眉,这是……“muel?.....不对,现在应该叫你Punch吧?好久不见。”Samuel在两年内身高窜高了不少,现在比朴志训足足高了一个头,耳边十字架的耳钉换成了月长石的多面体耳钉,在幽暗的灯光下闪烁着蓝色晕彩,像月光一样暧昧不明。“志训哥,好久不见。”他扬起一个练习多次的面对镜头时的笑容,像一只瞄准猎物的美洲豹,慢慢舔了舔虎牙。“Punch最近很红啊,明明比我小两岁,专辑都发了两张了吧。真是羡慕呢。”微醺的朴志训眼睛格外水汪汪的,此时微微仰视着Samuel,在Samuel的眼中显得格外诱人。“志训哥在关注我吗?实在是很荣幸呢。来,我敬哥一杯吧。”Samuel拿过一杯色泽鲜艳的鸡尾酒递给朴志训,志训不疑有他,接了过去与Samuel碰杯,一仰脖喝了个干净。Samuel慢慢喝着,眼睛在朴志训的滚动的喉结上停住,嘴边蔓开一个满意的笑容。

朴志训感到身上有些不对劲,脸很烫,身体也很烫,脑子比刚才更晕,腿还有些软,他转身撑住了桌子,酒杯被他碰得有些摇晃。Samuel一只手扶住酒杯,一只手搂住朴志训的腰,在他耳边问:“志训哥,是不是喝醉了?我带你去休息吧。”朴志训火热的身体在触碰到Samuel之后感受到了一丝凉意,神智已不清明的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Samuel跟众人解释了情况后,便扶着朴志训离开了酒会。背过身的他一边嘴角玩味地翘起。他摁下电梯,却并不是去停车场送朴志训回家,而是下了一层来到了客房部。他从西装内侧口袋掏出一张房卡,开门后直接将朴志训放到了深色缎面的被子上。朴志训燥热到了极致,手无意识地扯着衬衫的扣子,口中喃喃:“Samuel,我好渴……能给我点水吗?”“叫我muel。志训哥,这可是你要求的。”Samuel拧开矿泉水瓶子,喊了一口水,扯了扯领带,一手撑在朴志训头侧面,一手托起他的颈部,温柔的将唇覆上朴志训微张的嘴。朴志训仿佛没喝够,对着Samuel的舌头吮吸起来,Samuel微微一愣,欣然接受了这个被无意加深的吻。一口水下肚,朴志训稍微恢复了点神智,感到口中的异常时,他一下睁大了眼睛:“Samuel…你…你…我们怎么会这样…”“这可是志训哥自己要求的哦。说口渴要喝水的人,是志训哥自己哦。”Samuel坏坏的笑着。“是我自己说的…对…不对…喝水可以不这么喝啊……”朴志训现在在Samuel眼里就是个即将被吃掉的小白兔,他决定不再纠缠喝水的问题:“内,志训哥,现在不是很热吗?那这样呢?”一只手早已悄悄解开了所有的扣子,抚摸上朴志训白嫩的胸膛。“唔…凉快一点了…啊!”使坏的手捻住胸口的茱萸,另一只手偷偷滑到裤子里揉搓。朴志训眼神渐渐失焦,但理智仍有一丝存留:“muel……你不能这样,你还小不是吗?…”Samuel惩罚性地重重搓了一下乳头:“志训哥不记得我的生日了吗?我今年成年了哦。说起来志训哥忘记送我生日礼物了呢。这样的话,我就自己来索取好了。”月长石耳钉在月下反射着温柔而危险的光。

—tbc—

评论(3)

热度(23)